2018年起史上最严奶粉新政将全面实施

2018年1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奶粉新政”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将全面实施。2018年起,未取得注册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将不得在境内销售。

“奶粉新政是为了规范市场品牌、提升准入门槛、恢复消费者信心而推出的,将从生产源头把关,加强对企业生产监管,推动行业良性竞争。”熟悉业内情况的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说,但同时,如果不将跨境购纳入监管之中,《办法》实施效果或将打折扣。

中企和国外大企业纷纷注册

12月2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最新一批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获批名单,包括完达山、力维康、鞍达实业、昱嘉乳业、GMP Dairy Limited、欢恩宝6家乳企的22个配方获得审批。截至当天,国家食药监总局已批准了900多个婴幼儿奶粉配方。

“这些配方主要是由占总量80%的中国企业和一些包括惠氏、美赞臣、雅培、达能、美素佳儿等在内的国外大企业申请的,而国外的中小婴幼儿奶粉企业根本就没有来注册。”宋亮分析说,这可能是由于他们不了解中国“史上最严奶粉新政”。

2016年6月,《办法》发布,我国对奶粉配方的管理由备案制改为注册制。《办法》规定,每个企业原则上不得超过3个配方系列、9种产品配方。国家食药监总局特殊食品注册管理司副司长马福祥曾表示,按照国内100家企业每家9个配方,共有900多个配方,加上国外33家,一共1000多个配方。

成功通过奶粉配方注册留在市场上的企业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美素佳儿母公司荷兰皇家菲仕兰高级副总裁杨国超表示,新政后留在市场上的品牌都有一定实力,但实际上每个留下来的奶粉企业都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只有在各个层面不断自我提升,才能继续获得市场的认可,否则仍然有被淘汰的可能。”

2018年1月1日将至,届时还没有通过注册的奶粉品牌,将不得在中国境内销售。换句话说,那些未注册的奶粉品牌已上市的产品只能销售到保质期结束。

“一些中小国外奶粉企业根本就不知道中国的这一规定,当然也就无从谈起到中国注册了。”宋亮分析说。

在宋亮看来,这些国外中小奶粉企业不到中国注册的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到中国注册所需费用较高——大概需要数百万元,而假如通过跨境购的形式进入中国,更方便划算。

跨境购未纳入监管

随着自贸区的快速发展和国人生活水平的快速提升,跨境购已经成为中国深化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近年来,跨境购电商中的婴幼儿奶粉销售额急剧攀升,每年增速超50%。据统计,2016年,国内婴幼儿奶粉出厂价统计的销售额为850亿元,其中跨境电商的销售额达到150亿元,而2015年跨境电商的销售额仅为100亿元。

“跨境购可以让中国消费者在家门口就能买到国外高品质产品,但同时也带来了一定风险。”宋亮分析说,从目前跨境购发展现状来看,除个别地方政府有规定外,没有相关法律对此进行约束。而此次婴儿奶粉注册制,也没有监管跨境购。换句话说,即使明年《办法》正式实施之后,国外婴幼儿奶粉依然可以通过跨境购形式进入中国。“这对国内企业非常不公平,这些企业付出的代价都将付之东流,不排除个别大型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危险。”

宋亮担心,国外大量过剩产能有可能通过跨境方式进入中国市场,以超低价格变相倾销,破坏中国婴幼儿奶粉行业新秩序及价格体系,从而使市场更加混乱。

目前,跨境购及海淘主要分为保税区模式和直购模式。为此,宋亮建议:一是保税区跨境购奶粉应纳入配方注册制统一管理,从源头把控产品质量安全;二是尽快通过《电子商务法》,对大型跨境购平台商建立有效的监管制度,同时严格杜绝平台商利用消费者个人信息进行刷单,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三是针对直购模式,要在充分尊重消费者个人意见的基础上,建立并完善跨境产品消费者投诉平台,形成“预警机制”,一旦部分产品在消费过程中出现问题可以及时提醒其他消费者。